仿冒“科顏氏”面霜20元出售 463余萬元偽劣調制化妝品流入市場

編輯:admin 日期:2020-01-03 14:10:50 / 人氣:

許某在某電商平臺賣化妝品,開始萌生仿制“科顏氏”化妝品的念頭。通過調配原料配方、仿制商標標識等一系列方式,僅用三年時間,售出四百余萬元。
1月3日,封面新聞從上海高院獲悉,日前該院對許某等9人犯假冒注冊商標罪、王某犯銷售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罪案進行二審公開開庭,維持原判,許某等人分別被判處有期徒刑最高4年6個月,并處罰金人民幣最高220萬元。
庭審現場。上海高院供圖
記者了解到, 2015年許某找到了“老熟人”化妝品調配師黃某,正巧黃某因找不到工作而急于賺錢,兩人一拍即合。黃某從許某處拿到“科顏氏”金盞花爽膚水、白泥面膜的正品,經反復試驗,調配出了新的原料配方。
黃某在家中調配成功后,就根據配方采購一些原材料,到劉某開設的化妝品公司叫工人大批量生產出來。據黃某回憶,他先后委托該公司生產假冒“科顏氏”原料9000余公斤,并進行了部分罐裝工作。
真假“科顏氏”產品對比圖。上海高院供圖
與此同時,許某通過互聯網找到深圳某印刷公司老板魯某,商談由后者負責仿制“科顏氏”商標。2017年3月,許某在假冒“科顏氏”保濕面霜產品時發現,該產品使用的是熱轉印商標,但魯某只能生產粘貼商標,于是又找到做包裝材料生意的鐘某,請其幫忙仿制熱轉印商標。
鐘某先后通過寧某印制了30000個假冒熱轉印商標,并按照許某的要求,將熱轉印后的瓶子送到劉某的化妝品公司進行罐裝。在此期間,熟悉印刷行規的鐘某、寧某均未要求上家提供商標生產的授權委托書及相關證明材料。
另外,許某還先后解決了化妝品瓶子、瓶蓋、紙盒等包裝材料問題,陸續雇傭張某柱、覃某、張某寶、謝某作為工人,在租借的村屋中對假冒“科顏氏”化妝品進行罐裝、貼標、裝盒、打包,并發送到租借的大廈進行倉儲,爾后出售給王某等人,王某等人再加價銷售出去。由于許某等人仿制出的“科顏氏”化妝品幾乎以假亂真,并且只賣20余元一瓶,一投入市場便廣受歡迎,而封面新聞記者查詢網上官方售價同款面霜則需600余元。
真假“城野醫生”產品對比圖。上海高院供圖
2017年下半年,許某、黃某、張某柱、張某寶、覃某、謝某還以同樣的方式生產、灌裝日本第一醫學美容品牌“城野醫生”化妝品原料400公斤3000余瓶,通過王某及許某的電商平臺對外銷售。
經司法會計鑒定,2017年7月至案發期間,許某、張某柱、張某寶、覃某、謝某參與生產、銷售假冒“科顏氏”“城野醫生”化妝品463萬余元,黃某參與生產上述假冒化妝品463萬余元,王某參與銷售上述假冒化妝品410萬余元。魯某、鐘某、寧某提供商標標識分別參與生產假冒“科顏氏”化妝品415萬余元、45萬元、45萬元。
2019年4月,公訴機關向上海市第三中級人民法院提起訴訟。公訴機關認為,許某等9人未經注冊商標權人許可,在同一種商品上使用與注冊商標相同的商標,并對外銷售,情節特別嚴重,應以假冒注冊商標罪追究其刑事責任。王某則應以犯銷售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罪追究刑事責任。
日前上海高院二審判決,認定許某等9人犯假冒注冊商標罪,其中,許某、黃某為主犯,魯某等其余7人為從犯;王某犯銷售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罪,遂判處許某等10人有期徒刑最高4年6個月,并處罰金220萬元。

現在致電 024-9909888 OR 查看更多聯系方式 →

Top 回頂部
牛牛bank